VMware迎娶SpringSource

8月17日VMware和SpringSource宣布前者收购后者的消息。从SpringSource的CEO Rod Johnson的blog上可以看出,待嫁的新娘SpringSource对于未来的郎君VMware非常满意,并表态说,自己的未来蓝图和夫君的不谋而合,从现在开始翻开人生的第二篇章(Rod在blog上的文章标题哦),一定会在PasS这条路上走出一个美好的未来。虽然SpringSource的娘亲,风投Peter Fenton(这个娘家实力可大了,twitter,JBoss,Xensource都在/曾在他旗下)觉得自家的闺女如果再养个年把,应该能吸引到更多阔少,这次VMware的聘金给的少了点,但是机不可失,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在半推半就的状态下把女儿给嫁了出去。

而VMware方面没有具体的表态。让人不禁暗自猜测此次收购的意图。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VMware准备大张旗鼓做些什么了。种种证据表明VMware已经不甘心在虚拟化和云计算的革新大潮来临之际再继续做一个软件供应商了。VMware提出了PaaS(平台即服务),并具备了vSphere这把利剑,与此同时还顺手从Google签走了几个云和搜索API的大牛,看来VMware可以在平台供应商的舞台上大战身手了。

其次从竞争对手的角度来看,有三个竞争对手促使VMware先下手为强,

  1. RedHat,杀手锏是RHEL+JBOSS+虚拟化。全方位的解决方案,在PaaS中,特别是开源的PaaS领域占有极大优势。可是Mr. VMware和Ms. SpringSource的全新组合有可能改变未来PaaS领域的格局,带来更多创新和商机。SpringSource把之前带给用户的快捷,实用的服务开发和部署能力注入VMware的云技术中,使未来的用户可能在云平台上也能轻松搞定应用的编译,运行和管理。而RedHat如果对应不力的话,在这方面可能完全失去优势。
  2. 微软的Windows7将提供完美的虚拟化方案,而Visual Studio也将提供在云环境下的快速应用部署功能。在此形式下,如果VMware还不提供更接近最终用户的应用部署方案的话,势必会沦落为Windows平台上的一个虚拟软件供应商。而VMware选择了开源的Spring,也正是通过差异化竞争,防止老情人微软的醋意大发。
  3. Google App Engine,最近App Engine的宕机并没有让其fans失望,反而在稳步的走向PaaS的模范之路。VMware在和Google做生意的同时,也学习到了Google的战略思维,在自己不具备开发App Engine的实力时,出手收购了SpringSource。虽然一个搞Java,一个搞Python,看似互不影响。但是挖墙脚的事情总让人不踏实,而谁知道呢,说不定这样的人员流动是在Google的默许之下呢?

最后再看看SpringSource对社区的承诺。几乎每个社区支持的商业化开源软件在换东家时都会向社区承诺其江湖义气。MySQL不也是吗?但是嫁了人的姑娘,即使在郎君允许下可以和以前的哥们情人见面,但是多少多了些限制,跟新郎官的roadmap不符的事情可就千万不能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