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Unix-Center.Net

  已经不记得是在什么地方看到Unix-Center的了,不过注册的时期倒是有据可查:2007年3月20日。

  最初上UC到UC成为一种习惯的过程,现在也已经不可考证了。不过我承认,丰富的礼物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UC,似乎是我一辈子中运气最好的地方,什么好事都能轮得上:

  - 《为什么时光不能够倒流》一本

  - 站徽评选活动站衫一件

  - Sun Studio集成开发环境的教程测验,电话卡50元,后接到电话说由于发放延迟,做为补偿,涨到100元。(未收到)

  - Sun Studio动手实验课程站衫一件(未收到)

  - CSDN笔记本一本(未收到)

  - 学习Solaris 10红宝书iPod Nano一台

  - 组织一周年站庆南京地区活动,申请到30件站衫、30张SXDE光盘

  - 《Solaris应用程序设计》一本

  最初使用UC,主要是为了在上面体验不同的操作系统。后来为了能有机会得到iPod,UC也成为我学习Solaris红宝书和做实验的地方。也是在UC,我第一次使用到龙芯。

  平时在工作和生活比较专注在Linux上,对Solaris没有什么需求,而平时能接触的Linux的机会也很多,所以使用UC的时间也就变少了。

  不过UC对我来说,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因为像我在这篇博客中写的那样,UC目前是我的Blog的主要创作平台。我的Blog是用Emacs和Muse搭建的,为了做到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写Blog,PuTTY到UC上是我目前最佳的一个选择。

  这几天突然看到Unix-Center的运营遇到了一些困难,虽然有点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做为个人要去支撑这样一个没有营利的平台,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了解到每年的托管和带宽上花费后,更是让人为这个系统的继续运行捏一把汗。

  UC的站衫我一直在穿,背上硕大的UC标志常常引起同事的好奇,如果有人问起,我就会向他们介绍这个网站和这个网站背后的故事。

  我个人不是很看好以捐款的形式来作为支持这个系统运营的一种方式,因为网站运营需要的是续持的投入,而捐款常常会是烧光一个人热情的一锤子买卖。寻找一种合适的营利模式才是维持运营的必要的方式,希望现在发起的捐款本来也只是一种支撑系统走过难关的临时方式吧。UC有很多热情和忠实的用户,这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虽然在国内搞这样的一个系统没有一个良好的大环境,但也许在小众中,可以用一些更有针对性、更有效率的方式去实现网站和用户的双赢。

  祝福Unix-Center.Net。

  参考阅读:Unix-Center.Net需要您的帮助

一次愉快/郁闷的旅行

  昨天下午,闲着看了李开复的《做最好的自己》的几个章节,写下面的两篇长篇流水帐作为读后感。

  一次愉快的旅行

  上周末去北京参加MM的学位授予典礼并帮忙收拾东西准备离校,也许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后一次去伟大的首都吧。

  Z50停运以后,南京就没有火车可以在早上七点钟之前到北京了,这对于要在八点前到中科院玉泉路校区来说显得有点困难。不过 善于专研 的火车迷们早就发现合肥到北京的Z74增停蚌埠给南京提供了一种高性价比的进京方案。果不其然,在南京直达北京的车票一票难求的情况下,我很顺利买到了1512南京去蚌埠和Z74蚌埠去北京的车票。而且南京站售票大妈很和谐,都没有收取5元的异地票手续费(也许因为是联程票的原因?)。

  周四,下班回家拿了东西去往南京站,一切顺利。同时发现在1512前的几趟去蚌埠的特快列车都晚点,看来选择1512是个正确的选择。不过很快就发现1512在已经晚点了近40分钟的情况下还被车站打出了“晚点时间未定”的提示。有点紧张。20:33时1512终于在最后一个备份方案T34到站前进站了,在车迷ChinaRH2的指点下, 果断 继续选择1512旅行。

  虽然是1512的无座票,但显然预留给蚌埠的2号车厢是全空的,随便躺都可以。22:10时,在GPS和Google Maps以及计算器的帮助下,我认定按当时不到70的时速,是不可能及时赶到蚌埠的。决定去找车长开客运记录,万一晚点赶不上Z74又签不到别的车,可以在退票时少一些损失。挤过拥挤不堪的8节车厢( 这些人为什么不走几节车厢到2号来看看呢? ),列车长很 友好 的承诺帮我签当晚去北京的别的车票。吃了定心丸回到座位上,发现列车正在驶入蚌埠车站,时间是22:35。看来在后面T34顶着跑的 压力 下,1512充分发挥了它赶点的 潜力

  下车下地道换站台,这时Z74跟在T34后面刚刚进站。22:43,Z74准点开出。美美睡了一觉,早晨06:20,准时到达北京车站。

  上午一切都很顺利,下午没事,决定去位于环行铁道附近的中国铁道博物馆看看。上次去中国电影博物馆时已经路过了,没有来得急去,以后来北京的机会少了, 抓紧 去看看吧。Google Maps给我算了一条比较愚蠢的路线,还好我自己对路的感觉比较准,自己找到了条更合理的路线:知春路地铁10号线到三元桥换403到环行铁道。

  铁博的位置很偏僻,参观的人也很少。巨大的展厅里陈列了很多具有历史意义的机车和车辆。大部分车辆都允许登车参观,看到很多平时坐车时看不到的东西。各式各样的蒸汽机车更是让人感受到了一个时代的缩影。

  ……

  周日,行李打包完毕,找速递公司托运,业务员承诺下午来取货。虽然因为号称的“堵车”延迟到了18:00才来取货,但倒是正好避开了一场大雨。业务员很热情,一百多公斤的东西差不多都是他 一个人 搬的,比较省心。

  在青年公寓附近的饭店吃完晚饭,20:30出发去北京站,不幸的在西直门错过一班内环地铁,不过又正好来了一班外环的。虽然走外环去北京站会慢2分钟左右,不过还是比等一班内环要快。上车走人。

  21:24到北京站,偏偏遇到入口处排长队,还好 秩序井然,没有等太久就进入候车厅。到检票口时是21:35,屏幕上刚刚切换到D305停止检票的提示。检票员很 和谐 的直接放我上站台了。

  以前很多人抱怨长途卧铺动车的二等座车厢灯光太亮,没法打瞌睡。现在显然人性化改进了,22:00以后就只留了车厢前后两侧各一盏灯。我的003号座位在第一排,在脚边放了行李也还能伸直腿,比后面几排好多啦。

  今天早上,列车早点到达南京站,结束了这次幸运之旅。铁博的顺利成行,也算是了却了一个小小心愿。很开心。

  PS. 收藏了一张北京地铁票,虽然上面有一点划痕,但是那个有某银行广告的老版本票。比起那些全新的几乎是白版的新版地铁票,还算漂亮。

  一次郁闷的旅行

  上周末去北京参加MM的学位授予典礼并帮忙收拾东西准备离校,也许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后一次去伟大的首都吧。

  铁道部想钱想疯了,Z50停运换抢钱动卧,再加上T66改点,南京去北京就没有一趟有性价比的车了,为了确保7点钟之前到北京以便在八点前到中科院玉泉路校区,只好选择1512到蚌埠转Z74的折腾方案。南京站售票厅的人一如既往的多,还好人品还凑合,Z74还有票。至于去蚌埠,只能1512无座了,长途车的无座,想想都可怕。

  周四,下班回家拿了东西赶快奔去往南京站,好像那天下午沪宁线的电力接触网又故障了,N多动车晚点,还不知道有没有恢复正常。到站一看,果不其然,1512前的几趟去蚌埠的特快列车都晚点,今天死定了,想改签南京发的别的去北京的车也肯定没票了。站了半天,一直没有1512的消息,终于,1512在已经晚点了近40分钟的情况下还被车站打出了“晚点时间未定”的提示。打电话请教其它车迷是不是应该改乘T34,居然告诉我不如还是坐1512普快。汗,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普快晚点、特快正点的情况下让我选普快,一不小心就被特快踩死了。

  还好1512赶在T34前开了,真是担心到滁洲临时停车让T34先过。心神不定在在车上用GPS、Google Maps和计算器计算赶上Z74的可能性,怎么算都是Mission Impossible。算了算了,做最坏打算打车长去开客运记录准备退票吧,T66在蚌埠没什么票额,基本上签不到的。好不容易挤到8号车厢列车长办公席,车长不在,一问,说是去餐车了。真不负责。又挤了两节车厢到餐车找到车长,对于编客运记录,车长一百个不情愿,就说他负责帮我签到北京的票。算了算了,鬼知道算不算数,到时他一关门一开车就走了,还能顾上我?

  1512居然赶在Z74前进站了。小松口气,换站台准备上Z74。嗯?刚看见显示屏上提示是Z74的,怎么突然又变成T34了,别的站台上也没有Z74了啊。吓出一身冷汗,才发现显示屏上又变成Z74了。原来是轮换显示的,这个设计实在太烂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到北京了,郁闷,起来吧。

  下午天气超热,不过傻坐着也不是个事儿,决定去中国铁道博物馆看看。要横穿半个北京城,该死的Google Maps又给我规划了一条傻得不能再傻的绕圈子线路。都上过它几次当了,直接无视,自己找了条还算合理的路线,出发。到了那个破破的地方,沿着破路顶着太阳走了老长一段,才看到个破破烂烂的大门和指示牌。继续沿着破路走,走到像车库一样的展厅前,向左还是向右呢?随便选了一边走,发现没有门,直到转到另一边才看到门。这一路上,我都已经认定这地方要拆迁了:杂草丛生,破门破窗。

  参观完破破烂烂灰尘厚到可以在上面写字的机车展厅,看到另一侧有个展览馆一样的建筑,绕了一圈发现没有开着的门。一问才知道,打建好以来就没开放过。好嘛,打道回府吧。这个圣地,我算是朝拜过了,没遗憾了。

  ……

  周日,行李打包完毕,找速递公司托运,业务员承诺下午来取。下午好好的凉快的天气不来,一直拖到开始下大雨才过来,虽然搬东西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潮湿的地面还是很不方便。业务员算出来的价格跟心理预期相差太远,讨价还价了N次才稍稍让了一点。算了,算了,没时间了肚子也饿了,赶快把东西拖走就好。

  好不容易吃个晚饭,还上错菜,服务员信誓旦旦的指着肉片说是肥肠。换了菜,扒完饭,已经快20:30了,赶快走吧。在知春路正好错过一班13号线,在西直门又正好错过一班2号线,这么巧的事情怎么都让我碰上了,是不是因为行李太重影响了走路速度啊。

  好不容易到北京站,已经离开车只有16分钟了,进站口的人是始无前例的多得令人发指,而且居然这节骨眼上还又关闭了一个进站通道,耐着性子老老实实的排队,终于进了候车厅。赶到检票口时,正好遭遇停止检票,还好看我可怜放我进去了,不然没时间改签就只能去混D349无座了,那样理论上是要补票的,钱包里只有不到100块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卧铺动车的二等座的灯光不知道干什么要这么亮,这次改进了点,一个车厢只留了前后两侧各一盏灯。不过我的003号座位上面正好是亮着的灯,边上两个人还有幸成为唯一两个在车厢里大声聊天的乘客。上车晚了,没有发到5100的矿泉水,跟乘务员要,她很客气的说了声“稍等”就没有下文了,直接经济损失6元以上(按超市价)。

  今天早上,列车早点到达南京站,结束了这次坎坷的郁闷之旅。

  PS. 在北京坐了那么多次地铁,每次都是挺新的磁卡,偏偏准备收藏一张时吐出了一张带有划痕的旧票。北京回来数数钱包里又有了十几张一元的纸币,北京一元的纸币实在是太多了。但地铁自动售票机却不吃一元纸币,非要吃在北京很稀缺的硬币,不知道怎么想的。